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胡之血时代, 第1211章免费阅读

第1211章
    自从秃发蛮夷在万象抢夺了地盘之后,没有过多久时间,以桓温为首的汉军就追击了上来。

    桓温手下的汉军,虽然名为汉军,但是大部分都是原来的西部蛮夷等部落。

    这些部落都保留了相当部分的落后习俗,行事作风也是非常的野蛮。

    但是,恰恰是这些野蛮,竟然真的震慑住了万象人。

    面对两家世仇,大部分的万象人很快就叛逃到了桓温的军团中。

    没有了民众的基础,原本打算在当地筑城坚守的秃发蛮夷们,不得不再次踏上迁徙之路。

    “我秃发部出身高贵,迁徙至此地,这些蛮夷小国,本来应该箪食壶浆,以犒军之苦。”

    大帐内一圈卷毛碧眼的南中胡人们,正在听着主帅秃发翰滔滔不绝的说着。

    秃发翰说道这里,忽然加重了语气。

    “但是,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蛮夷,却向着抗拒我军,不仅杀我们的使节,抢夺我们的驼队,怎么可以轻易的放过?”

    众人闻言,都是非常亢奋的激动起来。

    自从秃发蛮夷再次踏上迁徙开始,就是发生了西进和南下的两派分歧,妫水两岸的土地虽然肥美,却是饱受汉军追击的威胁。

    根本用不了一代人的时间,已经获得昔日南中都护府全境的人,就会彻底扫除一切秃发蛮夷的痕迹。

    “可是,将军,燕王的命令,不是要我们回军吗?”一名秃发蛮夷的将领说道。

    与那些根本卷毛碧眼的南中胡人不同,这是以为黑眸束发的秃发蛮夷人。

    标准的长相,是他能在此发言的依据。

    “当然是回军!”

    秃发翰眼睛一瞪,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哪里说什么不回军了?”

    “只不过,此地距离贵山城足有上千里路,而且马上就要开始冬季了,没有准备充足的粮草和御寒衣物,我们回去拿什么熬过冬天?”

    秃发翰虽然继续听从弟弟秃发皝发号施令,但是也都是表面文章,真正做出决定,还都是依据自己的心思。

    “将军,西面的缅人,可是拥有方圆万里的国土,贵霜尼亚和贵霜沙的君主,都是听从了缅蛮莽王的册封命令,我们现在杀了贵霜尼亚的王,肯定会招致他们的报复,还是作些做打算吧。”

    一名碧眼棕毛的南中胡人部下提议到。

    “缅蛮莽人?难道能把我吓到不战而退吗?”

    秃发翰撇撇嘴,毫不在意的说道。

    自从进入南中几经转战,秃发翰对于自己的军事能力就是越来越自信了。

    从车师人开始,到万象人、呼揭人、康居人、大宛人,再到如今的贵霜人,一路上遇到的对手是一个不如一个的不经打。

    曾经深思熟虑的战术谋划,对付这些战五渣的南中诸国,根本就是多余的东西。

    而如今,这些当地南中胡人口中威名赫赫的缅蛮莽,在秃发翰看来,也多是势力弱小者的错觉罢了。

    “什么缅蛮莽,不过是撮尔小邦,我们乃是大汉别部,会怕一些蛮夷不成?”秃发翰挥挥手说道。

    秃发蛮夷与桓温等人的争斗,不仅仅是战事上的争斗,就连各自出身的较量,也是从来没有停止。

    桓温等人代表的都是后进的草原各部落,他们都是没有什么理想,也不在乎自己是什么身份。

    而秃发蛮夷则不同,本来就是非常以劝农尊儒在辽东闻名与世,而如今哪怕流落万里之外,也是没有忘记这些。

    因为大汉数百年的威名在南中人心中依旧存在,秃发蛮夷便开始四处彰显自己是大汉‘别部’的概念。

    他们觉得,自己的汉人身份只有如此明显,绝对是有别人当地这些南中胡人的。

    “可是缅王拥兵百万,国土万里,一旦发怒起来,就算是山川也会被撼动啊。”那名南中胡人依旧不放弃的劝道。

    “好了,休要啰嗦!”

    秃发翰挥挥手,粗暴的打算了他。

    只听他继续说道。

    “我从那些罽宾人口中得知,再往南的下贵霜,就是沃野千里的富庶之地,再继续往前就是更加富庶的身毒各国。”

    “哪里不仅有充足的粮食草料,还有辉煌繁华的城市,各种的奇珍异宝。”

    “这么丰厚的回报,只需要往前穿过那个叫开博尔的山口,几乎就是唾手可得,你们真的确定想要退兵返回贵山城吗?”

    秃发翰的话立刻就是帐内的部将们犹豫了起来。

    若是返回上千里之外的贵山城,那什么时候再次南下经略,恐怕就没有如今这么容易了。

    特别是,他们十分清楚,罽宾人这种带路党可不是常有的。

    一旦他们退却,随后进来的缅人或者贵霜人,就将会重新巩固防御。

    “千里行军,这么好的机会,恐怕很难有第二次了。”

    秃发翰扫视了一眼众人,然后继续说道。

    “所以,本将军决定,在此城休整两日,然后就继续大军南下,带你们去见识一下身毒河两岸到底是有多么富庶?”

    “若是真的能饱掠一番,那我们就可以穿金戴银的返回贵山城了。”

    自从离开了万象人的地盘,秃发蛮夷的日子过的可没有富裕。

    沿途的南中各国,虽然一个个都号称是富庶,但是面对蜂拥而至的十万数量的人群,根本就是无法支撑补给。

    许多的部族不得不紧衣缩食,这才有了秃发翰等人率部四散打草谷抄掠就食。

    在秃发翰的坚持下,他们很快就达成了继续南下深入的决定。

    刚刚做出决定的第二天,另外一支秃发蛮夷的军队也是来到了杰城。

    来者正是不久之前刚刚攻破贵霜尼亚小都城马拉坎达的秃发吐谷浑部的兵马。

    其首领主将正是秃发吐延,已经头发花白的吐延一见到秃发翰,就开始忍不住的抱怨起来。

    “贤弟啊,为兄可真是太苦了,那马拉坎达穷乡僻壤一个,竟然也敢号称什么贵霜的小都城。”

    原来,吐延率领部众攻掠的是贵霜西北一带,那里就是后世闻名的撒马尔罕,号称整个南中世界最繁华的城市。

    正是因为这一份期盼,吐延率领数万部众浩浩荡荡前往。

    哪知道攻破城市后,除了丰富的东西货物之外,他们最为缺乏的粮食布匹丝绸等物品,却是严重缺乏。

    最后一合算,竟然还不够大军来回消耗的数量。

    秃发吐延一气之下,也是不愿意返回贵山城,便向着秃发瀚而来,向着联手再向西去抢掠一下缅蛮莽人。

    东都,洛阳。

    在庄严肃穆的皇家太庙。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雄浑威严的吟诵声音中,一队又一队穿着奇装异服的俘虏被依次押送着经过。

    这里正在举行仿制周礼的献俘仪式。

    今天被用来献俘的俘虏,主要都是南中诸国的王公贵族。

    这些南中小国,有的人之前就是中原王朝的属国,有的是第一次直接接触到。

    “父亲,那几个长着卷毛碧眼的人,肯定就是羯胡的亲戚,应该把他们一刀给砍了。”

    在献俘仪式完毕之后,皇太子刘祗拉着刘预的衣角,童言无忌的说道。

    周围的文武官员们闻言,都是悄悄笑了起来。

    除了几个酸腐博士之外,大家都是觉得此话没有什么不妥。

    也没有人觉得,一个少年儿童说出这话有些恐怖。

    因为在如今的大汉学堂中,对于曾经出现过的羯胡人描述成了与禽兽无异的东西。

    从小接受这种教育的皇太子刘祗,自然也是见到被俘虏的南中胡人,就以为是羯胡人的亲戚了。

    “哈哈哈,我儿杀伐果断,将来必然能成大事!”

    刘预爽朗一笑,摸了摸皇太子的稚嫩的肩膀,然后又说道。

    “不过,今日这些俘虏,却不是什么羯胡人的亲戚,而是羯胡人在南中老家的邻居罢了,算不上什么亲戚。”

    “这些人要是算起来,应该是与我们的祖先更是有些关联呢。”

    皇太子刘祗一听,立刻又是好奇的问道。

    “父亲,真的吗,学堂里的师傅们说,南中远隔万里,怎么会有和我们关联呢?”

    “你要知道,这些人如今叫做贵霜人,曾经拥国万里,他们的祖先叫做大月氏。”

    “大月氏,我知道,就是曾经在陇西的一支部落,后来被匈奴人给赶跑了。”皇太子得意的说道。

    “哈哈,不错,就是那个大月氏人。”

    “要是这样的话,那大月氏的后裔,还真是我们有些渊源呢。”

    皇太子刘祗忽然又是想到。

    “可是,既然他们曾经与我们是邻居,可为什么长相却是与羯胡一般,与我们并不相像呢。”

    “那是因为,大月氏人举族远迁,到现在已经是五百多年了,这么多年的吸纳婚嫁,其国人早已经是不到嫁娶了当地多少的塞人胡种,长相外貌早已经被同化,根本没有多少大月氏祖先的样子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南中的秃发和桓温等人率领百部蛮夷各部,再过一些时日,岂不是也要变成大月氏一般的样貌,再也没有如今的样貌了?”皇太子刘祗说道。

    刘预听到这话从一个几岁的孩子口中说出,心中大为惊讶,不禁为自己儿子的聪慧感到自豪。

    “说的好!小小年纪能想到如此,已经足以告慰太庙先祖了。”

    刘预狠狠垮了一句。

    “今日不同往日,秃发部怎么样先不去管他,桓温率领的各部乃是重新树立南中都护府威严的根本,与当地人婚嫁交融,必然是难以避免,但是不管样貌如何,收治人心却是更为关键的。”

    “父亲,什么叫收治人心?”

    “收治人心,就是分为一收一治!”

    此时,太庙的献俘仪式已经基本完成了,剩下的就是有司收尾的一些杂事了。

    几个心腹重臣等人,也都是跟从了过来。

    仿佛是为了再一次重申自己的治理南中的理念一样,刘预开始向皇太子细细讲解了起来。

    哔嘀阁

    “收,那就是用恩威并施,让南中诸国知道我大汉今日的强悍武力,知道中原的富庶文明,让他们畏威怀德,供我们驱使。”

    “至于‘治’,则是要在当地建立我们掌控,不仅仅是权力的掌控,还更加是人心上的掌控。”

    中原王朝对于南中的治理,从汉宣帝开始设立南中都护府开始,就是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但是,在刘预看来,却是犯了一个中原王朝惯性思维的错误。

    中原的华夏人这个民族,实在是聪慧的太早了,早早的就是摆脱了宗教神明的桎梏,把自己的世俗文明发展到了极致。

    在遇到南中思想交流频繁,各种牛鬼蛇神都是有一席之地的时候,用理性克制的世俗思维很难让那些落后的南中小国们理解。

    自然在同化的道路上,也是充满了艰难坎坷。

    “那些南中诸国,不是都迷信鬼神嘛,那就是在当地大兴鬼神之道,不过却要在其中确立诸天神明,皆是华夏余脉传承,不管是泰西封的拜火教,还是天竺的浮屠教,那都是华夏先祖外传,要让那些南中诸国一再信奉,我们中原华夏乃是世间最为尊贵。”

    刘预毫不脸红的把自己在南中实施的哄骗招数将了出来。

    其实,这一套理论并不是刘预的首创。

    历史上东晋南北朝时期,面对汹涌传播的浮屠教,中原汉人自己的道教人士就是写出了著名的《老子化胡经》。

    书中把从南中传来的浮屠教描述成了老子骑牛西去后的产物,想要在出身上,让道教压佛教一成。

    哪里想到,在吹牛打屁的水平上,道教人士的手段远远不如浮屠教诸人。

    在浮屠教的**下,道教诸人很快就是败下阵来。

    整个浮屠教被吹上了天去,成了南北朝分离乱世的第一宗教,也完成了中原本土化的过程。

    刘预知道这一段过程,自然是知道哪怕再离谱的吹嘘,只要有手段有方法,就能让人信服。

    哪怕第一代人没有人信服,但是只要谎言一再重复,当后来听到的人,也往往都不会去深究其中的真假实非。

    在这种环境下,如果还有人能质疑。

    那就太好了,这就说明这个族群已经脱离了神明迷信,开始步入更高的世俗文明了。

    既然要玩世俗文明那一套,整个此时的世界上,还没有人能超越华夏先民。

    “父亲说的,我已经明白了,那就是要先断绝他们的信史,再乱其传承,然后就是我们怎么说,他们就要怎么信了。”

    皇太子刘祗很快就是把其中的关键给说了出来。

    刘预一听,又是满意的哈哈大笑。

    自己儿子年纪虽小,却总是能一击即中问题的关键。

    自己对于南中的收治手段,可不是一二十年就能完成,必须要两三代人才能完成。

    "https://www.zmccx.com/9_9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