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胡之血时代, 第1210章免费阅读

第1210章
    巴克特诺作为蓝氏城众人推举的首领,此时正站在城墙上紧皱着眉头。

    他一脸严肃的望着城外黑压压的烟尘,努力抑制着心中的恐惧和后悔。

    v

    “告诉所有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统统拿起武器轮番上来守卫,必须要在这些东方来的敌人进攻下撑过一个月,众王之王的扶南大军才会来解围!”

    巴克特诺大声的向旁边的蓝氏城各家贵族们说道。

    众人闻言都是纷纷点头答应。

    他们都是非常的清楚,蓝氏城是进入萨珊扶南东北领地的门户,扶南王绝对不会让他们有闪失的。

    “只要能等到萨珊王的大军抵达,这些城外的东方人一定会被打得丢盔卸甲!”

    巴克特诺一脸期盼的说道。

    又是一阵繁杂的防守安排之外,整个蓝氏城的防守很快就是动员了起来。

    城头上来来回回的守军身影,早已经被城外的军队看在了眼里。

    “大王,看来蓝氏城是不打算投降啊!”

    一名疤脸的将领站在马镫上,眺望着不远处的蓝氏城,向旁边的扶桓温说道。

    网

    “不投降,岂不是更好。”

    扶桓温轻蔑的一笑,只听他继续说道。

    “若是蓝氏城人投降了,那怎么给儿郎们分发财货和女子。”

    扶桓温说罢,回首望了望身后的数万兵马。

    这一次攻打蓝氏城,扶桓温率领的'平西军'有大半都是康居、粟弋本地的牧民武士。

    这些本地的西域胡人往日里都是生活在萨珊扶南如何如何强大的印象中,这一次攻打萨珊扶南的臣属蓝氏城,就是冲着蓝氏城的财富来的。

    扶桓温就是想要用蓝氏城的血肉,来给自己这些新招揽的鹰犬开荤。

    “不过,对付这些蛮夷,还要是做到先礼教而后兵!”扶桓温笑着说道。

    疤脸武将马忠闻言用力的点点头,“大王英明,说的对啊!”

    他认真的点点头,很是自然的拍了一个马屁。

    “不过,大王,什么叫先礼教啥啥兵呢?”马忠一脸疑惑。

    早已经习惯了部将们粗鄙不堪的扶桓温,对此已经是免疫了。

    “虽然知道蓝氏城不肯投降,但是还要先派人去告知他们一声,只要投降,就可以免死的。”

    马忠闻言,这才是是恍然大悟。

    没一会儿,一名高举着平西军旗帜的康居人军士就策马逼近到了蓝氏城下。

    这名康居军士用蓝氏城人能听懂的胡语高声叫嚷着‘开城投降免死,否则城破之后屠城三日’的劝降语。

    仅仅是喊了一遍之后,蓝氏城上就是很快给了回应。

    “嗖嗖!”

    接连几声弓弦响声,一片羽箭从城头射下。

    平西军的这名士兵马匹受惊,立即惊慌的往后逃走了。

    城头上的蓝氏城守军见状纷纷爆发出大声的嘲弄。

    面对守军的嚣张回应,扶桓温不仅没有动怒,反而是望着蓝氏城露出了惋惜的神色。

    “多么可惜的一座城池,马上就要被血与火吞没了。”

    在抵达蓝氏城之前,扶桓温早已经得到了情报,西面的萨珊扶南人将会派遣大军前来给蓝氏城解围。

    只要蓝氏城守军坚持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了。

    可惜,这些蓝氏城的西域胡人并不知道,对于扶桓温来说,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他攻破这座蓝氏城。

    别看蓝氏城号称是西域第一城,但是在扶桓温的眼中,不过就是相当于中原大州的一座县城规模而已。

    虽然修建的城墙高大一些,但是墙体单薄,城内房屋拥挤嘈杂,面对扶桓温手中的‘大杀器’,根本就是一个最好的活靶子。

    “马忠,把你的兵马分成两路,一路沿着北道探查木鹿方向,一路沿着南道探查赫拉特方向!”

    “大王放心,末将一定把萨珊胡的看得死死的。”马忠脸上刀疤微颤,非常肯定的保证道。

    萨珊人要想派大军来救援蓝氏城,只有南北两条路。

    一条是从木鹿城出发,沿着荒漠草原的北路抵达蓝氏城。

    另外一条,则是沿着呼罗珊东部的山谷,穿越层层的山岭从南部出现。

    扶桓温猜测,萨珊人多半会走北道来。

    因为南道需要穿越太多的山地,根本不利于大规模军队的行进,还有辎重的输送。

    而走北道的话,不仅可以快速的行军,还可以征召北方的花拉子模仆从军一起行动。

    扶桓温对此早已经有了准备。

    只要萨珊人从走木鹿北道,必然会征召北方的花拉子模仆从军。

    那个时候已经接受联合的匈人、伊列人就会趁虚而入进攻花拉子模,萨珊军队必然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而扶桓温将会在这一段时间内攻破蓝氏城。

    当萨珊人费劲艰难抵达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座飘扬‘冉’字的大旗。

    眼下扶桓温需要的唯一事情,那就是尽快攻破蓝氏城。

    在用弓箭拒绝了东方人劝降之后,整个蓝氏城中的守军都是充满了自信。

    在此之前的浓重紧张气氛,仿佛随着那几箭后的哄笑散尽了。

    巴克特诺很高兴见到此情景,凭借这蓝氏城的高大城墙,只要守军的士气保持住,哪怕城外的敌人有数倍之多,也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光明天神啊,快看,那是什么!”

    忽然,一名蓝氏城守军用充满惊讶的语气指着远处惊呼。

    巴克特诺与一众守军将士们纷纷循着望去。

    只见远处东方人的阵营中出现了一大群的马车。

    在这些马车上面还驮运着许多长长短短的粗大木材。

    蓝氏城地处荒漠草原居多,就算是有不少的山林,也很少有粗大的木材。

    就算是有粗大的木材,也很难从山地里运出来。

    更何况是这样随军携带着。

    “那是些什么?”巴克特诺伸长了脖子,一脸疑惑。

    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不知道敌人要用这些大木材干甚么。

    “肯定是用来作为攻城器具。”

    旁边的一名蓝氏城贵族的话倒是提醒了巴克特诺。

    巴克特诺点点头,觉得十分有道理。

    随军携带的除了武器之外,肯定是没有其他用途。

    城外的敌人仿佛是拼凑一般,开始在空地上缓缓组装着。

    巴克特诺等人远远看了半天,也是没有看懂是什么。

    马尔基亚那,位于伊朗高原东北面的一块荒漠草原。

    这里不仅仅有着草原,还有这雪山融水滋润的*绿洲平原。

    对于历代扶南帝国来说,这里都是他们向东方拓展的根基之地。

    如今,为了对付东方来的入侵者,萨珊扶南帝国的莽蛮子世率领十万大军抵达了马尔基亚那。

    作为一个横跨世界岛要害之地的大帝国,莽蛮子世麾下的军队可谓是兵强马壮。

    不仅有来自伊朗埃兰的贵族武士,还有来自高加索山地的库尔德人、亚美尼亚人,来自南岛的贝都因人,来自草原上的苏特武士。

    这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在木鹿城完成了最后一次的准备后,就在莽蛮子世的率领下向着东方的巴克特里亚前进。

    年轻的莽蛮子世乘坐在一辆金银珠宝装饰的华丽马车上,正在听他的军事大臣们给自己讲解这一次军事进攻的计划。

    “陛下,那些东方来的强盗号称是白匈奴,听说是当年威震远方的匈奴人的后裔,他们这一次占据了康居河中一带,但是却都是野蛮落后,一如当年的匈奴野蛮人一样,根本没有什么手段对付巴克特里亚的坚固城墙。”

    一名留着弯钩胡须的武官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另外一名官员却是摇了摇头,表达了自己的不赞同。

    “不不不,陛下,我听说的情报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些敌人虽然被康居河中人称呼为白匈奴,但是却根本不是什么匈奴人后裔,而是远隔万里之外的华夏人!”

    “什么,华夏人?华夏不是一个文明高贵的强盛国家嘛,几乎快要赶上我的帝国了,怎么会有这种野蛮人?”莽蛮子世满脸的不可置信。

    在年轻的莽蛮子世印象里,他的老师们表达某一项遥不可及的事物的时候,往往都会是称呼为“远在华夏的某某某”。

    传说中的华夏,不仅仅是盛产财富的宝地,而且还是如同扶南一般文明的国度。

    而如今入侵萨珊帝国边境的敌人,却都是一群群骑在马上的游牧野蛮人。

    这种野蛮人,怎么可能是什么华夏人呢?

    “陛下,错不了的,我这些情报,可都是刚刚从巴克特里亚来的人带来的最新消息。”

    那名官员非常自信的保证道。

    莽蛮子世听到这里,顿时就是双眼放光,兴奋的满脸通红。

    对于萨珊扶南来说,他们最强大的敌人就是西方的林邑,其余的方向都是一群不听话的落后蛮族,根本无法动摇帝国的根基。

    包括是巴克特里亚一带,也不过萨珊扶南扩张的基地,而不是什么威胁国本的位置。

    “要是他们真的是华夏人,那岂不是说,华夏国本土距离帝国边境也根本不远?”

    莽蛮子世搓着手,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来。

    “等到击败了这些入侵者,我们就要好好审问一下俘虏,获得向东方拓展的向导,如果能攻击到华夏的本土,一定要迫使华夏人的国王把丝绸和瓷器的秘密交出来!”

    数百年以来,以丝绸为代表的华夏商品几乎是整个商路上最为抢手的货物,不管是什么势力,都是对于丝绸渴望至极。

    莽蛮子世想要一雪前耻击败林邑,就必须要准备很多很多的金钱。

    要是能把华夏的丝绸贸易彻底把控在自己手中,那必然就有了取之不竭的财富源泉。

    到了那个时候再*林邑,把领土重新恢复到大象海东岸!

    “陛下,虽然不知道那些华夏人国家如何,但是如果巴克特里亚的入侵者都是华夏人军队的话,那就是说明华夏人的武力必然不强。”这名官员非常认真严肃的说道。

    “好了,不管怎么样,等到解围了巴克特里亚城,一定会派人*的。”

    莽蛮子世不禁开始幻想,等到他击败了华夏军队,就可以继承华夏之地财富,绝对的是对得起自己‘众王之王’的称号了。

    正当莽蛮子世君臣等人沉醉未来的武功的时候,两名王帐武士却是带了一个令所有人震惊的消息。

    一名头发杂乱,浑身破破烂烂的人被带了过来。

    “呜呜呜,陛下,巴克特里亚城保不住了!”

    这个乞丐一般的人哭唧唧的说道。

    “什么?为什么这么说?”莽蛮子世大惊。

    “火!漫天砸落的火球,已经是把巴克特里亚城化为了一片火海,不管是高贵者,还是乞丐,都是被烧成了灰烬。”

    莽蛮子世闻言,却是跟本不相信。

    “不过是一些帮着引燃的火箭,怎么可能让巴克特里亚守不住?”

    “陛下,我从城中出来的时候,城内真的已经无法应对了啊!”

    随后,这名破破烂烂的巴克特里亚人就被讲述起来。

    如他所言,巴克特里亚遭受了一种发射巨大火球的投石机攻击,大批大批的火把城内烧的精光。

    巴特特诺将军已经是无法保证城池的安全,不得不派出来众多求援者,为的就是让援兵逼得入侵者离开。

    但是,按照这个人的描述,等莽蛮子世的大军赶到,恐怕巴克特里亚早已经是被那些‘野蛮人’攻破了。

    “就算他们用了什么不可知的武器,也根本不可能在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攻破巴克特里亚城的!”

    旁边的刚刚那名武官离开提醒道。

    “陛下,这一定是巴克特里亚人害怕敌人,而故意夸大了敌人的威胁。”

    莽蛮子世闻言,也是点点头表示了赞同。

    不过,这种时候围攻巴克特里亚的敌人一定是很嚣张,以至于守军损失士气。

    “来人,把那些花拉子模的武士们作为前锋,急行军去解救巴克特里亚!”莽蛮子世大声的喊道。

    花拉子模一带的战士们,不仅仅是习惯乘坐马匹,还有耐苦战的特点。

    哪怕是人数兵不多,也一定会大大缓解危机的。

    "https://www.zmccx.com/9_9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