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胡之血时代, 第1207章免费阅读

第1207章
    自从平定中原以来,刘预最缺的就是人口。

    因为没有足够的人口,他的许多的宏图伟业都是只能一点点的慢慢实施。

    就连最基本的休养生息,都因为人口基数的缺少而进展不快。

    正当刘预有这一方面的烦恼的时候,远在东扶南的吴哥蛮一带的桓温等人也是有着同样的烦恼。

    吴哥蛮城。

    作为一座刚刚修建起来的城池,却已经是显得有几分沧桑了。

    在来到扶南之前,桓温等人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有一场雨能下的好几个月。

    哗哗哗的倾盆大雨,已经把城墙的外层冲刷掉了一层土坯。

    “梁公,要是再这么下去,恐怕这吴哥蛮城就要垮掉了。”

    一群氐羌部将们望着天上的大雨,不禁陷入了愁苦中。

    “那也是没有办法,今年的雨水格外的厉害,若是城墙垮了,那就只能再重新修了。”

    桓温对于城墙的事情,似乎并不是怎么关心。

    他现在最为担心的事情,就是这样一场大雨之后,肯定又会有许多的吴哥蛮土著人沦为赤贫了。

    吴哥蛮这个地方,靠近扶南圣河的入海口,而且又是雷暴大雨频繁,经常就是发生惨烈的水灾。

    而一旦爆发水灾后,往往又是意味着大规模的瘟疫。

    “城墙若是垮了,那还可以再修,若是今年又是发生瘟疫,那我们的部众死了,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桓温望着外面的大雨继续说道。

    一众氐羌流民部将们闻言,都是露出了痛苦悲伤的表情。

    自从桓温他们来到东扶南的吴哥蛮一带后,接连两年都是遇到大洪灾。

    每一次洪灾过后,都是爆发了可怕的瘟疫。

    但是,这么可怕的瘟疫,却是让桓温的部众们死伤惨重,而当地的吴哥蛮土著人却都是少了许多死伤。

    接连两年的情况下,本来就不占优势的桓温氐羌流民部众们又是被打压了一番。

    此消彼长之下,桓温等人仿佛已经是看到他们被天灾瘟疫慢慢消磨掉的样子。

    意识到自己危机的桓温,这才召集众人前来商议。

    商议的事情自然不是什么吴哥蛮城墙跨不跨的问题,而是如何应对这个大麻烦的问题。

    “梁公,此话何意啊?”大将杨难敌率先问道。

    “你们可知道,天子封为梁公,可是何意?”桓温缓缓的说道。

    杨难敌等人闻言都是相互看了看,不知道桓温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自从他们跨越南中,来到了东扶南一带后,就继续尊奉大汉天子的命令,而且相当于彻底疏通了大汉的西南夷商道。

    此等大功劳之下,封给桓温一个梁郡公的爵位,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

    “我的这个梁公,可不是简单的爵位,而是陛下有紧要的事情有期许呢!”桓温说道。

    “梁公,什么期许?”

    桓温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

    “这两年来,你们也已经是看到了,这扶南莽贡托王国的军力如何,就不用我说了吧1”

    杨难敌等人听到这话,顿时都是露出了笑容。

    这几年与各色的扶南势力交手,已经让他们出充分了解了扶南人的战斗能力了。

    “那可以说是稀松的很啊,恐怕连咱们的一半都不到。”

    杨难敌大声的嚷嚷道。

    其余众人闻言,也都是跟着哈哈大笑。

    自从来到东扶南之后,桓温等人在与莽贡托王朝很快讲和后,就获得了在当地统治的权力,并且得到了莽贡托王的亲自点头允诺。

    作为回报,桓温他们这些氐羌流民军作为莽贡托王朝的生力军,向扶南南方的一票小国土邦发起了进攻。

    桓温他们早已经对扶南人的实力铭记于心。

    “可是,咱们虽然军力勇武远超扶南土人,但却有一个大大的不利,将来恐要遭到反噬。”桓温说道。

    “梁公,什么不利?”

    “没有其他的人,就是在吴哥蛮这里,咱们的人太少了,远远不能与扶南人的数量想比!”

    桓温的话,立刻就是引得众人赞同。

    这里的扶南吴哥蛮人,都是一个个低头弯腰的低贱模样,若是对他们笑一笑,除了会吓坏他们之外,可谓没有太大用处。

    就是这么一群贱兮兮的黝黑土人,却是一个比一个能生养,整个吴哥蛮一带的人口稠密,几乎可以媲美中原某些大郡县了。

    “梁公的意思,难道是让我们也抓紧生养?可是如今女子却的很,就算是现在去抢土人们的女人,也是来不及啊。”

    “不不不,吴哥蛮土人数量远超我们,若是普通的生养,这辈子恐怕都是赶不上了。”

    桓温抹了一把汗水,然后继续说道。

    “若是咱们长大太慢,那何不试试另外的方法?”

    杨难敌等人都是面面相觑,搞不懂还有哪一门的方法。

    “要是把扶南人的数量降下来,那岂不是就要皆大欢喜了!到了那个时候,咱们的人手去开荒种地,完全可以再造一个汉家之地!”

    原来,桓温计划是想办法杀掉阿三中势力庞大的宗族好强。

    然后杀他们人,抢他们的狗命,变成我们的自古以来。

    等到杨难敌等人听完了桓温的计划,全都是既兴奋又躁动起来了。

    因为根据计划,他们几乎要把吴哥蛮当地一半的土人豪强给杀掉,然后又四处乱窜,圈占那些无主之地

    三天之后,原本的大雨也是刚不容易停歇了。

    桓温也早已经在其中的故弄玄虚中迷失无法自拔了。

    已经可以确定有无神明违反了。

    “梁公,可以开始了!”

    杨难敌等部将们都已经穿戴甲胄整齐,随时准备出去杀人了。

    “嗯,不错,本侯大军最近连续得到祥瑞,可绝对不能良妃了事,就是肆意张扬的承认古说!”

    主持人盯着眼前众人看了一群,然后说道。

    桓温如今想要那些当地吴哥蛮人豪门的恩怨,稀松平常的落版上将会要一些鼓惑之词,绝对能缴获大批的内斗奖赏呢.

    桓温率领的氐羌流民军队突然发难,对于吴哥蛮一带的土著豪强们发动了接连不断的突袭。

    在早有准备的桓温军队攻击下,一个个的村寨都是被攻破了。

    熊熊燃烧的火光笼罩了这些扶南人的城镇房屋,所有没有来得及逃跑的扶南人都是被一一杀死。

    凡是所到之处,除了留下一些女人和孩童之外,几乎都是残忍的杀光了当地的扶南人。

    在吴哥蛮城方圆数百里的范围内,除了死伤的扶南吴哥蛮人之外,还有更多的扶南人都是纷纷逃离这个人间炼狱。

    桓温率领杀气腾腾的军队来了一座城池外面。

    这座城池原本属于当地的一个扶南吴哥蛮首领所有,不仅有坚固的城墙,还有许多的箭楼哨塔,堪称是防御完备。

    但是,当桓温手下的大将杨难敌率军抵达城外的时候,城中的扶南人早已经是跑得一干二净了。

    “此城竟然如此完好吗?”

    桓温望着毫无损伤的城池,不禁向旁边的杨难敌问道。

    “回禀梁公,这城中的贼人跑得太快了,可能是见到末将的前锋旗帜,就已经是弃城逃跑了,根本没有来得及毁坏城墙。”杨难敌说道。

    最近半个月以来,杨难敌等氐羌部曲们都是充分释放了自己的凶残本性。

    他们不仅杀掉遇到的所有扶南人僧侣、贵族和武士,就连遇到的普通民众也是一概杀掠。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至少有数万之众被杀戮一空。

    现在的吴哥蛮城周围,桓温完全已经可以放任部将们去肆意圈地了。

    而在此之前,当地的扶南贵族、僧侣等人占据了最为肥美的土地,桓温等人只能是去压榨那些苦哈哈的平民贱民。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桓温又是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城池,然后又是嘱咐到。

    “多派些骑兵斥候,重点盯着西北面,这些贼人肯定是去找莽贡托王告难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有莽贡托大军前来兴师问罪了。”

    听到桓温的话后,杨难敌心中是极为不在意的。

    那些松松垮垮的莽贡托王朝兵马,根本就是连自己的一个冲锋都是抵挡不住。

    就算是来了,也不过是送人头。

    “末将遵命,这就去安排!”杨难敌口中却是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在安排好了一众军务后,桓温就是率军入驻了这座城池中。

    现在的大军是四面出击,都是极尽所能的杀当地的土著豪强,然后驱赶其它的当地土著扶南人。

    桓温率领的亲卫兵马,正好起到了机动弹压的作用。

    凡是哪一个地方遇到的抵抗激烈,桓温就亲率这三千铁甲军上阵。

    今日到了杨难敌这里,竟然没有什么抵抗,正好给桓温的亲卫兵马一个休息的机会。

    到了入夜时分,这座小城中依旧是灯火通明,各种的呼喝调笑声在城中各处不时的响起来。

    那都是一些捉到当地扶南女人的士兵们在玩乐,桓温已经放任各军可以随意的杀戮、抄掠和玩乐,除了不能饮酒之外,几乎是彻底放松了军纪。

    毕竟,除了高强度的连番作战外,残酷的*也已经让军队很难保持严格的军纪了。

    桓温对于这些事情都是没有什么兴致,在把杨难敌送来的几个扶南女子送给亲卫们享用后,他就独自一人留在了屋内。

    在这件充满檀香味道的华丽房间内,桓温展开一副珍藏的巨大地图,手举着蜡烛细细的审视了起来。

    在这副地图上,不仅绘制了中原万里山河的大致轮廓,还包括了大半个西域和整个扶南大陆。

    “哼,驱虎吞狼,实在是太瞧不起我桓温了。”

    桓温望着地图,不禁发出一声冷笑。

    他何尝不知道,刘预把他们这些流民蛮夷军事势力一个劲儿的往外‘送’,玩的就是驱虎吞狼。

    不仅减少了中原王朝的边境威胁,还让桓温他们为大汉王朝开拓了新势力范围。

    但是,桓温却是明白,在这个‘驱虎吞狼’的计划中,可绝对不是仅仅只有一只‘虎’。

    他通过益州南中的商人口中得知,如今益州、宁州两地的刺史和都督们都正在忙着‘赶蛮拓业’。

    所谓的‘赶蛮拓业’,就是刘预调拨益州荆州的人力物力,支持南中宁州一带的汉人势力攻击驱赶当地的百濮蛮夷,抢夺他们占据的肥沃土地,扩充朝廷的影响力。

    在这一情况的影响下,用不了多久就会从南中一带涌出大批的百濮蛮夷。

    他们最大概率的迁徙方向,就是桓温自己所出的位置。

    毕竟,西南夷商道的大路已经是被自己打通了,不沿着道路前行,而要是钻山林的话,绝对是十不存一的凶险。

    所以,桓温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要早早在吴哥蛮一带扩充本部人丁军队的实力,等到从南中骠国一带迁徙来百濮各部蛮夷后,立刻就是下手把他们都给吞并同化。

    “只要能有十万兵,我就能在此地真真正正的裂土为王了!”

    桓温看着地图上扶南大陆巨大的面积,不禁涌起了一股豪气。

    “这里别是一番天地,说不定到时候不仅仅是一个王的问题!”

    =·=·=·

    正当桓温一边*着吴哥蛮的扶南人,一边做着扶南帝王的美梦的时候,如今真正的扶南之王,嗯,或者说名义上的扶南之王,扶蛮莽贡托一世。

    早已经是连噩梦都没得做了,天天被国事愁的头疼欲裂,哪还有什么做梦的机会。

    没办法啊,整个莽贡托王朝外敌频频犯境,除了南面的各个塞人土邦藩国宿敌,西北的慕容鲜卑人也是暴露出了贪得无厌的野心,不仅与萨珊波斯相互勾结盟誓,还屡屡在边境上试探,大有再开启战争的端倪。

    而在莽贡托王朝的东方,原本通过屈辱的求和,已经是稍稍安定了下来。

    当时,如今却是又重新燃起了战火。

    而且,这个战火燃起的方式非常的不一般。

    “那些东方人,难道是疯了吗,为什么要*当地人和商人?”

    扶蛮莽贡托一世听到‘东方人’竟然*贵族和平民,不禁感到莫名其妙。

    这些人可都是明晃晃的钱币啊!

    若是杀掉了,那就根本不值钱了。

    "https://www.zmccx.com/9_9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