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胡之血时代, 第1206章免费阅读

第1206章
    刘预对于那种万国来朝,然后收一堆小弟藩国,小弟们上贡一些不值钱稀奇贡品的朝贡关系并不很感冒。

    这倒不是说这种朝贡关系不好,而是刘预知道朝贡关系的不稳定。

    中原王朝的影响力辐射根本就不是受到自己主动影响的,而是受到那些藩国小弟们自身主动性影响的。

    这些藩国小弟如果不想推行汉化,那他们就可以继续保持自己的藩国蛮夷特色,中原王朝也不大在乎他们的汉化进程,只要乖乖当小弟就好了。

    至于是怎么当小弟,那就是没有人太在意。

    但是刘预却是不一样。

    他想要的让中原王朝建立一圈稳固的防御圈。

    这个防御圈不仅仅是军事上的,也是*上的,更是文化上的。

    其中,作为将来世界上最大宗教输出策源地的近东地区,刘预一直都是最为重视的。

    安插一个桓温的藩国,可不是简单的收小弟,而是要在当地建立起来中原汉文化的先锋堡垒。

    “再给三台六省发去此番军报,让他们给朕尽快给朕一个如何支援桓温的章程!”

    刘预想了一下,还是让近侍把桓温的奏报给手下的重臣们看一看。

    毕竟,桓温的平南藩国远隔万里,要想给予支援,可不是简单的一句话的事情,必须要尽量调节各有司的能量。

    不管怎么样,刘预对于桓温的支持决心是已经下定了,不管是财力物力,还是人力,都要尽可能的安排上了。

    桓温的事情还没有做出一个确定的章程,刘预就又是遇到了一件令他忍不住又要横差一手的事情。

    大汉交州设置市舶司上奏,说是大汉的商船在西洋的朱罗遭到了当地蛮夷的袭击。

    虽然没有死伤太多船员和水手,但是汉人采购的香料、珠宝、稻米等大批货物都是遭到了抢掠焚毁。

    “交州市舶司说,这个朱罗国上下皆是凶残之辈,之前就已经是屡次偷到大汉商船囤积的货物,屡禁不止后,现在竟然变本加厉,想请奏陛下准给交州市舶司平讨西南洋匪逆军事之权!”

    刚刚接任兵部尚书的郗鉴向刘预说道。

    自从秦汉时代开始,赵氏南越就已经从岭南派出海船沿着海岸航行,向中南半岛的城邦国家进行贸易。

    等到了汉武帝平定南越后,大汉的商贸海船更是继续向前航行,最远到达了印度洋沿岸的东南亚城邦国家,偶尔也有零星的海船最远到达天竺半岛的东南部一带。

    等到刘预收服了交州一带后,并没有着急在陆地上向南拓展,而是从海路上着手。

    先是在交州设置市舶司,专门经营收取海上商贸的税金,还组建船队向印度洋一带的探索贸易。

    最近两年好不容易摸清了海路交通,与天竺半岛东南的朱罗等国开始了贸易。

    “这个朱罗国实力如何?”刘预皱着眉头问道。

    虽然同在一个天竺大陆上,但是北部的笈多王朝与南部的朱罗国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联系,也没有什么厉害关系,对于汉朝来说完全就是陌生的。

    “回禀陛下,这个朱罗国大概有方圆二三千里土地,人口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交州市舶司的人曾经说过其人丁繁茂,胜过交州,大概与江东类似。”郗鉴说道。

    天竺半岛的东南部是山地居多,在土地肥沃上不能与占据两条大河平原的北部天竺想比,但是胜在少有强敌入侵,当地的人口还算比较多的。

    “那这么说来,一个交州市舶司根本对付不了他们啊。”刘预说道。

    听到刘预的话,郗鉴先是一愣,他没有想到,天子刚才竟然想的是特意针对这个朱罗国报复。

    “陛下,交州市舶司上奏讨要海上讨伐之事,就是想多要些兵员籍册,再多要些新式的舟船,恐怕没有想过要真的报复朱罗国吧。”

    刘预听到后,却是大摇其头。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个朱罗蛮夷小国,敢袭扰我大汉的船队,还焚毁抢掠大汉的货物,如何能不教训他们,当年陈汤所言的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怎么能轻易忘记呢?”

    郗鉴听到这话,顿时就是一阵头大。

    这些年来,皇帝刘预对于各偏远地区使用的国力越来越多,虽然占据的土地是越来越多,但消耗的人力物力已经是越来越压力巨大了。

    郗鉴真怕哪一天把大汉好不容易积攒的国力给耗尽。

    “陛下,这个朱罗国毕竟远隔万里,而且跟南中还不一样,需要经过的是波涛难测的大海,仅凭交州市舶司的几十条舟船,恐怕根本没有什么可能去征讨啊。”

    按照郗鉴的评估,交州市舶司全部舟船装满士兵,也不过是能运载一两万人,这还没有算需要乘载辎重、武器、战马等物品。

    若是把这些算上的话,那交州市舶司能输送的兵力只怕会更少了。

    恐怕到时候连五六千人都运不了,凭借这么点兵力,跨海远征一个方圆二三千里的国家,绝对是鸡蛋碰石头的行为。

    “一个交州市舶司不行,不是还有扬州的水军嘛!”刘预说道。

    “扬州水军?”郗鉴一听又是一阵犯难。

    对于刘预说的扬州水军,郗鉴可是知道那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这些人大多都是吴越一带的沿海百姓,其中很多都是早在东汉末年南下的北方人,不少甚至是黄巾余孽的后人。

    这些人现在都是崇信五斗米道或者天师道,各种道首比官府的影响力都是大。

    刘预收服吴越之地后,屡次下令安置这些沿海的百姓,但却都是屡屡遭受挫折。

    这些被道教武装起来的沿海居民,大有誓死不离开的架势。

    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人早已经用道教武装了起来,形成了一股实力不俗的海盗海商集团。

    历史上后来的孙恩卢巡之乱,就有许多人是这些沿海流民的后裔。

    刘预不久之前刚刚下令把他们全都编为水军,准备保留他们的组织,然后让他们向东南的夷洲岛去开拓。

    如今,大汉刚刚开启海上征途,就遇到了一个朱罗国疯狂打脸,若是不想办法报复回来,只怕将来会有更多效仿者。

    如此一来,这些扬州沿海的海盗渔民结合体们就有了用武之地了。

    不过,要想让这些草莽海贼们跨越大海去征讨一个万里之外的阿三国家,还是非常不现实的。

    “扬州的这些义从水军,朕打算赐给他们拓地自守的权力。”刘预说道。

    “陛下,这个拓地自守是什么意思?”郗鉴问道。

    “拓地自守,就是让他们自己开拓土地,然后就可以各自守卫自己的土地,朝廷的官吏不会过问他们土地上的一切事务,只要他们效忠朝廷。”刘预说道。

    “陛下的意思,岂不就是裂土分封吗?”郗鉴不禁有些皱眉。

    从秦皇一统开始,天下大势就应该是合并一处之下,可刘预最近总是爱鼓捣出来一些分封的把戏,着实让郗鉴有些害怕。

    害怕将来重蹈司马家诸王内乱的覆辙。

    “不不,朕说的这个拓地自守,可不是和裂土分封一个道理,裂土分封是把自己的土地封出去,而朕这一次打算,让这些扬州的流民海贼们去开拓那些朝廷不愿意经营的土地。”

    “不愿意经营的土地?陛下指的是哪里?”

    郗鉴问道。

    按照刘预的脾性,不管是沙漠戈壁的南中,还是深山老林的黑水白山,那都是一个个有用的地方,怎么可能出来什么不愿意经营的土地呢?

    “朕说的就是这里!”

    刘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起身用手在墙上地图一指。

    郗鉴定睛一看,立刻就是认了出来。

    “陛下指的是日南郡?”

    日南郡属于交州,在交趾郡的南部,按照后世的位置来说,就是处于越南的中部一带。

    “交州刺史之前上报,日南郡一带民众稀少,再加上瘴疠炎热,迁徙去的百姓往往都是北逃九成,根本就是无法经营。”刘预摇头说道。

    按照此时的水平来说,处理热带地区的传染病和开荒工作都是极为艰苦的,哪怕是没有什么税赋徭役的压力,在日南郡的开拓也是极为不顺利。

    当地的土著部落很快就是在汉人移民走后取得了遗留下来的土地和房屋。

    大汉朝廷辛辛苦苦迁徙百姓移民,却大多便宜了这些土著蛮夷。

    刘预却也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如今正好要按照扬州的这些太平道流民,完全可以把日南郡划给他们。

    fo

    “日南郡有沃野,有城池,有房屋,除了热一点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用这些给扬州的太平道流民安家置业,倒也是最为合适。”郗鉴点头说道。

    这种好处自然不是白给的。

    “这些扬州的太平道流民都是以舟船海岛为家,就算是去日南郡,也肯定会携带舟船,等到他们迁徙到了日南郡,那就可以腾出部分大船,就可以配合交州市舶司策划讨伐朱罗国了。”

    这些最早的海贼团,几乎拥有上千艘海船。

    要是让他们从扬州一路渡海到达日南郡,那基本就是完成了一次跨海远征的预演。

    但这些都是刘预的设想,要真的让扬州太平道流民们答应这个安排,那还要必须安排一个得力人选。

    对于扬州的太平道流民们来说,让他们离开舟船去内陆当编户百姓,已经是不可能了。

    为了让事情办的顺利一些,刘预特意指派了一个世家子弟去扬州。

    这个世家子弟乃是卢谌。

    他出身范阳卢氏,是东汉大儒卢植的后人,又是中山郡刘琨的外甥,可谓是家门鼎盛。

    而扬州的流民海贼团首领孙谯,对于卢谌算是有交情的。

    孙谯出身琅琊孙氏,其伯父孙秀当年是晋朝赵王司马伦的心腹,与同为司马伦亲信的刘琨可谓是颇有交情。

    后来司马伦叛乱被诛杀,孙秀等人也是被诛杀,而刘琨兄弟则凭借家世名声毫发无损。

    孙秀的宗族不得不南渡江东避祸,失去了官家身份的琅琊孙氏为了谋生,发挥自身掌握太平道的本领,在扬州招揽百姓作为教徒。

    不过十多年的时间,孙谯就已经是拥有了数万信徒,在沿海岛屿一带只手遮天。

    卢谌、孙谯的长辈都曾经是一个战壕里的交情,再加上卢谌的仪表堂堂的保证,一抵达扬州不久,立刻就让孙谯等人答应了要求。

    “卢贤弟,这日南郡无寒冬苦寒,终年都是春夏两季?”

    孙谯等一众流民首领都是围拢在卢谌周围。

    “是的,陛下曾经命人颁布大汉疆域详解,里面就是有日南郡、交趾郡一带的讲述,孙兄你们到了日南郡后,只需要开荒耕种就可以了,根本不用担心什么寒冷的。”

    卢谌来到扬州的这一片小岛后,立刻就是让这些偏居岛屿的流民规模给震惊了。

    这些小岛上居民都是一些太平道信徒,每到五日一讲经的时候,几乎是有上千人之多。

    孙谯等人又是一阵低声商议,便又是退出孙谯一人问道。

    “从扬州到日南郡几千里海路,恐怕有些太凶险啊,不如再回去禀报陛下,让我们稍稍去近一点,比如夷州岛。”

    面对孙谯等人的退缩,卢谌直接是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陛下准许你们在日南郡拓地自守,那就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封国之君啊,怎么可能与孤悬海外的夷州岛。”卢谌非常不屑的说道。

    “孙兄,据我所知,夷州岛上蛮夷横行,瘴疠遍地,又远隔大海,很难获得闽越一带的支持。“

    “而日南郡就是不一样了,不仅有水路支援随时可到,还有北面交州至九真一带,都是有大量的汉军和百姓,根本不用担心遭遇大股的土著攻击。”

    “不仅如此,日南郡的土著虽然手脚不熟练,当都是还算温良,只要孙兄教化得当,不仅可以得到大量的民夫兵员,还能得到大批的信徒!”

    孙谯一听这些话语,顿时就是选入了沉思之中。

    对于太平道,孙谯本人可不是简单的会一些,而是应该说是精通,并且自己就是笃信的。

    若是能把一群蛮夷教化城太平道信徒,那可是大大的成就啊。

    "https://www.zmccx.com/9_9679/"